再談結束

主場新聞結束,失去的不止是個多元化的時事網站,還有重要的工作伙伴,自己有為公司在主場撰文,想起來過程也真是非常幸運,先經過朋友介紹,得到主場編輯的聯絡方法,膽粗粗的寫信去求助,對方跟上司溝通過後,很快就得到對方的支持,在主場的Green 一欄有個部落格。負責的編輯先生很有交帶,交文後幾分鐘便刊登出街,而且有求必應,工作多年的經驗所知這種順利得來不易,更並非人人都會大方得體客客氣氣,這令我更感幸運和感恩。

上個月主場辦博客派對,剛到埗,東主蔡先生便跟我說可放下手袋,那晚主要是短片的首影會,有陳健民和蔡錦源講述佔中和毅行後的感受。聽說短片會稍後放上網的,現在不得而知了。當晚我碰到熟人,結識了新朋友,也順道跟兩位編輯先生打招呼,多謝對方關照,本來還想向他們的上司親口致謝,可是他一直都在跟別人傾計,我又不好意思過去打斷對方,心想下一次有機會再講吧,可是,如今,大概沒有機會了。雖然事隔一個月,回想起當晚還真是高興地離開。

昨日得知結束消息後,和朋友傾了幾句,又讀了幾頁書,心情平復下來後,醒起要跟聯絡開的編輯們道謝,一方面是想多謝對方,一方面也是想安慰自己,我相信,縱使主場不在,在江湖上,我們定會再見!

佔中反佔中

敝宅樓下有兩個反佔中的簽名街站,一個是民賤聯的區議員的,另一個是工賊會的,在其中一個街站,看到幾位鄰居在招募簽名,平日我們偶爾會碰面,雖然連點頭之交也不算,直到最近才知對方的政治取向,姑且勿論對方是義工還是職工,多少都有點驚訝。

初見反佔中街站,不免非常討厭他們的宣傳口號「反暴力 反佔中」,公民抗命主張犯法,但它同時也是個主張和平和非暴力的運動。簽名運動的口號「反暴力」,固然是街站主辦單位志在抹黑佔中,其實說反犯法已足可得到廣泛市民的支持,再踩多兩腳,更讓人討厭他們多兩倍。

本來曾想過去簽個名,寫著「結束一黨專政」,「身份證:X1989」。有些時候經過街站,義工會問我簽名了沒有,我也只是忍住冷眼旁觀。有次看到網友禁不住氣上前辱罵他們,有不少人留言稱好,說實在,那一刻對網友的行為有點失望。因想起自己當另一個活動義工,在街上派傳單時遭到情況相若的謾罵,當時覺得對方野蠻不講理都算,連最基本的德行也沒有,真是惡劣到極點!我才不願意做那種人,所以就算遇上反佔中的街站,也竭力地保持克制,沒有學耶穌反枱。說回網友,他的見識比我多,多少也會期望他懂得細想,但現實的發現卻不以為然,也許人皆有弱點吧。

除了用「必要的沈默」對待反佔中街站外,早前網友介紹了用這個有趣的方法去抵抗,儘管看似是很合理,一有機會實踐時,說話還是吐不出來,也許是嫌惡到,連講「善意的大話」,還是「派下膠回應」也講不出聲。

下午,友人傳來主場新聞結束的消息,自問不是忠實讀者,大部份的時候都在取笑它膠文頗多,看完創辦人的結業感言,心裡無不感慨,蔡先生說他因生意需要,個人常要進出大陸,近來他在出入境時感到不安,家人也為此擔憂,加上主場業務由開業至今未賺到錢,所以將它結束。

一直以來,香港都是個自由的城市,我們擁有言論自由,信仰自由,免於恐懼的自由,但隨著主場結業,我不知道我們還有沒有後者的自由,即使絕大部份港人有,看到銳意創新的生意人失去了,不禁覺得只能「風雨中抱緊自由」。

友儕間對結業消息不盡相同,有人心酸,有人拍手稱賞,可見主場新聞和反佔中街站一樣,有人喜歡有人討厭。兩者雖是立場南轅北轍,而在自由的香港裡,都有著相同的特質,儘管我們不支持它們,但是,我們要支持兩者於香港存在的權利。

如今,這種權利需要我們捍衛了。

再見隊長

拿姆今天宣布,以31歲之齡退出國家隊,聽到消息未免有點錯愕,畢竟以「隊短」現在的狀態,還可以踢兩年後的歐洲國家盃。但是一想到90世界盃後,德國一直靠同一班球員踢足兩屆世界盃,便覺得拿姆急流勇退甚為瀟灑和明智,至少可以讓路維用兩年時間去慢慢調節頂替的球員。

Goal老師都未話退的時候拿姆就話要走,真是有點怪,但怎都好,還是到他的官方Facebook 和Twitter 留言致謝!

對於「隊短」的印象不深,最記得的是06年對哥斯達黎加的入球,由後面衝上前再帶波去到大禁區起腳,靚到爆!

等了24年的感動

世界弄終於告一段落!看著德國隊捧盃,高老師踢入第16球成為史上入球最多的球員,贏巴西7:1,還有甚麼可以投訴呢?

當晚起身看贏巴西的四強賽事,當時有位網友話,我哋要學德國隊的謙虛和冷靜,慶祝時要低調,過多幾日捧盃先大肆慶祝,我亦有響應呼籲,只在Facebook 貼幾張高老師的圖,而最欣賞的是德國球員的賽後表現,他們紛紛上前安慰對手,就連在比賽時險些大腳踢中湯馬士梅拿的大衛雷斯,亦有上前跟梅拿握手,這兩隊球員極有修養,果然是有大將之風!

那一天還真的很振奮,一想起「高老師」三個字也笑出來!

今晨三點起身睇決賽,上半場阿根廷死守打特擊,德國隊即使努力地組織攻勢但又攻唔入,下半場球員體力相繼下降,陷入膠著的狀態,敢講是場一球定勝負的比賽。看著小豬慘成球場上的第二個波,常被對方侵犯,後更被打至臉部流血,後來換入的後生仔好生猛,鏡頭也常影著他們,但未見入球仍是緊張,一直到加時113分鐘的絕殺,才以1-0戰勝阿根廷隊,那是看得有點呆,情緒沒有大起,直到白天也是不怎麼興奮。

比賽當日一直很緊張,以至網上甚少出聲,比賽時也只是說緊張,生怕自己衰多口,直到完場才鬆一口氣!

這個冠軍等了24年,由90 世界盃開始看著德國步入低潮,然後06年一眾小將的收成期,到了今日的冠軍相,今次真是修成正果了!

大將之風

賽事完畢,德國隊球員同對方握手和擁抱,巴西隊長爆炸頭也上前跟梅拿相擁,化解先前的誤會。雙方的球員都十分有修養!不愧為係傳統勁旅!同西班牙相比,簡直是天壤之別!

德國隊的官方Facebook 專頁就有不少森巴球迷留言表示被德國球員的善意所感動,會在決賽支持德國捧盃,贏波又贏友誼,真係難能可貴!

今屆世界盃好睇的野真係多!

紀念日

世界盃快到尾聲,今晨起身捧德國隊,竟然在頭30 分鐘定勝負,等足四年,睇到高老師破肥哨紀錄,實在是近年難得的驚喜!簡直是開心到喊!

今天非常值得高興和紀念,24年前的7月8日,西德捧走了雷米金盃,24年後的今天,有高老師射入第16 個入球!這兩件事也足以令人津津樂道一世!

今天一於好好享受,然後星期日等睇捧盃!

六月到了

無事忙,總是俗務纏身。

只記得,五日內去了三次不同目的的請願和靜坐,然後到了朗朗仔考試,接著便六月頭,去了維園買贖罪劵,對,我選擇去了維園,其他人也可選擇去別的地方,其實是不用詆毀別人的選擇的。

天氣炎熱,焗出來的麵包不及之前咁靚,現在改用快速mode 完成,最近也轉了全麥粉,由graham flour 轉了spelt,後者較粗,麥味無咁香,不過都好食。